当前位置 主页 > 程序员 >

水危机逼近红线 转型逼向底线

  

  进入6月中下旬以来,连续强降雨天气使长江中下游地区特大旱情缓解,“喊渴”的大地稍稍“解渴”。但是,从长远来看,全国性的水危机警报并未解除,我国是个缺水国家、人均水资源量排名全球第109位的严峻事实并未根本改变。

  水,由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结合而成的最简单的氢氧化合物,看似寻常,却是生命之源、生产之要、生态之基;看似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实则承受力有限,危机四伏。早在1977年联合国水资源会议上,科学家们就曾预见:“水,不久将成为一个深刻的社会危机。”34年过去了,这一预言已经变成现实,而且,其严峻性正在日益加剧。

  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,加快水利改革发展被提到关乎“经济安全、生态安全、国家安全”的空前高度。

  而在影响水安全的各种因素中,自然灾害固然重要,但是人为浪费、消耗、破坏等更令人担忧。尤其是由于文化与制度的双重缺失,在工业化、城镇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中,一些地方官员和企业在片面追求GDP的政绩冲动或市场利益驱动下,热衷于开发各类园区,大干快上既高耗能、高耗地又高耗水的粗放式工业项目,步步加剧中国的水危机。

  所谓水危机,即指由于人类开发利用水资源超过水资源与水环境承载能力,积累了许多导致水资源供给长期不能满足人类生存、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需求或水生态系统被严重破坏的致灾因子,这些因子进一步演变会引发供水严重不足,水生态系统崩溃等重大灾难,造成国家根本利益重大损失,危及水安全。

  面对写满“危机”、“赤字”的中国“水簿”,各级官员和企业、个人必须行动起来,正视基本的国情水情,提高重水、惜水、护水、管水的水生态文明意识,全民共建节水型社会。同时,加快转变发展方式,深化体制机制改革,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,终结拼水耗的非科学发展之路。像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一样,为我们及子孙后代守住水资源红线,守住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源。

  我国并不是一个水资源得天独厚的国家,人多水少、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一直是基本国情水情。一组权威数据令人无法乐观:我国人均占有水资源量仅2188立方米,排名全球第109位;全国年均缺水量达500多亿立方米;近2/3城市不同程度存在缺水。

  尤其在深入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今天,水资源供需矛盾突出仍然是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瓶颈,用水方式粗放仍然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突出软肋。在城镇化、工业化加速推进的浪潮中,普遍存在于各行业、各地区的各种高耗水“杀手”日益加剧了我国的水危机。

  半月谈记者从水利部最新获悉,2009年中国万元工业增加值耗水量高达116立方米,是发达国家的2至3倍,而工业用水重复利用率比发达国家低出15到20个百分点。记者对比数据注意到,在十年前,中国工业万元增加值耗水量更高,竟达330立方米,分别为日本的18倍和美国的22倍。

  然而,令人忧心的是,“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”的观念仍存在于很多人思维中。在重化工业地区,水资源浪费现象尤为突出。

  半月谈记者在湖北枝江市采访时看到:长江两岸建起了不少化工业园区,有的企业甚至建在饮用水源功能区之上;在枝江姚家港化工园,无序堆放在长江岸边的废弃矿渣在雨水的冲刷下流向江中。

  湖北省社科院长江流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彭智敏告诉记者,长江经济带又被称为化工带、钢铁带,沿江布局较多的是钢铁、化工、建材以及原料工业,耗能量和耗水量均普遍偏高。比如,大炼钢铁需要大量的水来冷却,化工行业往往选择水资源丰富的地区稀释污染。早在上世纪70年代,有14套化工生产线布局在沿江,其特点可以简称为“三大”,即大耗水、大耗能、大运量。

  在淮河流域,分布着不少造纸、酿酒、制革、化肥等行业。其中,相当一部分造纸企业并未安装黑液回收装置和废水处理系统。有废水处理系统的企业也因规模小、处理费用高而无法运转。

  武汉大学水利电力学院教授李兰认为,工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以及突出的GDP政绩,是一些地方政府力推沿江、沿河工业带的动因。

  山西面临采煤严重破坏水资源的危机。据测算,每开采1吨煤,要破坏2.48立方米水资源。全省按年煤开采量7亿吨计,每年就要破坏17亿立方米左右的水资源。不光是采煤耗水,在煤化工项目中耗水问题也极为严重。例如,煤直接制油,每吨成品油要耗6吨水;间接制油,每吨成品油要耗12吨水。

  太原市万柏林区王封乡前西岭村位于西山煤矿采区上方,由于多年采煤,村子的水源已经完全破坏。年轻人都已搬离,只剩下十几位老年人居住。74岁的高应中告诉记者:“现在吃水只能到15里外的王封乡拉,一次拉上十方水够三四个月吃。一方水要花30元钱。用过的水都舍不得倒,等澄清后继续用。”

  在我国用水总量中,农业用水占了大头,达到62%。而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仅为0.45,大大落后于发达国家0.7~0.8的水平;我国每生产一公斤粮食平均需要消耗1300公斤水,而发达国家则在1000公斤以下。

  半月谈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,目前我国大部分地区农业仍然采取传统的大水漫灌的方式,有效灌溉面积仅占农业灌溉面积的39%。

  地处东南沿海的浙江省余姚市,改革开放以来一直位居全国百强县市之列,经济水平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。该市水利局相关负责人说,与经济发展水平不相适应的是,当地农业用水方式较为粗放,节水器具普及率较低。

  湖州市吴兴区金农生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施星仁告诉记者:“漫灌式的农业生产方式至少导致2/3的水被浪费掉,而国内目前使用喷滴灌的面积仅占可推广面积的7%。美国是世界上水资源较为丰富的国家,但在农业生产上十分重视节水灌溉,全国一半以上的灌溉面积使用了喷滴灌技术。”

  灌溉设施老化、调蓄能力低也是造成农业高耗水的原因。记者在河南、陕西一些大型灌区走访时看到,很多建设于上世纪70年代的灌溉设施还在使用,已经老化失修,干支渠道破损、淤积和田间工程遭损毁现象十分普遍。

  有“中国粮仓”之称的河南省,全省沿黄河粮食产区只有5座平原水库具有调蓄能力,由此出现的结果是:守着黄河缺水吃。

  伴随城市服务业的发展,各种洗浴中心、水疗SPA、温泉会所无节制地扩张。有环保组织提出了奢侈型水消费的概念,对服务业造成的水浪费表示担忧。

  北京市节水办公室公布数据显示:北京拥有洗浴场所约3000家,初步测算年用水500万吨。由于很多提供洗浴服务的地方由宾馆、会所兼营,实际数字不止这些。著名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在其发布的《中国环境发展报告(2010)》中表述:“北京人口以1700万人计算,假设每人每月到洗浴中心洗澡一次,每次消耗水量400升,那么北京每年仅此一项要消耗的水资源就会达到8160万吨。”虽然这一数据引起北京市相关政府部门的质疑,并及时进行了回应,但不可小觑的是,服务业存在奢侈型水浪费。

  半月谈记者在山西省工商局信息中心了解到,工商部门登记在册的全省洗浴服务业数量在过去几年内迅猛增长。1990年底,洗浴服务业只有10家,2000年底上升至107家,2005年底上升至560家。2006年到2009年4年间,这一数字逐渐增加至803家、1642家、1960家和2366家。到2010年4月,这一数字已达2428家。

  记者在太原市和平路一家大型洗浴中心看到,仅浴池就有4个,周边分布有60多个淋浴头。大多数人在洗浴时水一直开着,不限制洗浴时间和次数。尽管澡堂也贴着“请节约用水”等标语,但没有人对浪费行为进行制止。